你现在的位置是:大连市项目管理协会 | 首页 > 新闻中心
行业动态
2014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大佬演讲精华
发布时间:2014-12-18    浏览量:7283

格力董明珠:雷军和我打赌没有意义

  这是一个什么时代呢?讲互联网时代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我觉得特别是去年到今年上半年,大家把互联网已经神话了,我们所有的人都认为我,是不是跟互联网有关,如果没有了互联网我是不是死路一条,大家都很担心。其实我觉得互联网只不过是时代的升级,或者新时代我们生活的方式在发生变化。最简单的,我们过去没有手机,我们家里刚开始装电话的时候,我们家没有电话的时候,羡慕隔壁人家有电话。为什么呢?如果我找一个人得跑过去或者坐车,人家有电话,马上在家里就可以告诉对方他想干什么,这就是提高了我们效率和速度。
   我当时在会场的时候,我曾经问过雷军一句话,5年以后你超过格力,也许会超过,但是我觉得一个真正有价值的企业,不是收入上的多少,更重要的是你企业的内涵,你创造了什么,你改变了什么,这才是一个真正伟大的企业。当然我希望作为中国的企业,我希望雷军的企业走出国门,但是很遗憾刚刚走出去就被封杀了,你偷了人家的专利,一个偷别人的东西人还称为伟大企业?要是我的话我就不好意思说。昨天我在网上看了一篇文章,听说小米和美的合作了,董明珠有点急,我急什么。美的偷格力的专利法院判你赔我两百万,两个骗子在一起,是小偷起来。如果有一天你的专利比我多,你的质量比我好,我真的有点急了,我得改变自己,我要加油了。并不是说名校毕业或者博士毕业就拥有所有的财富,不是的。最大的财富一个是敢于不断挑战自己,不断想别人,去帮助别人,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学者。
  所以互联网是工具,我一直认为互联网是工具,真正创造互联网的人是最伟大的人,他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你一定要相信,世界上好人绝对多。你老担心,越担心越出事,20多年,我从来都是独来独往。雷军:我的成功你可以复制我们都说一个人天资有限,但是很勤奋,就叫他劳模。后来我40岁的时候,把这个道理全部想通了,我觉得最最重要还是怎么把握时代的机遇。我觉得机遇还是成功最关键的问题,所以要顺势。互联网的本质实际上是传统商业做到极致,就是这样。可能大家觉得互联网高高在上,有什么厉害。回到本质,就是你用什么样的观念看待用户,用什么样的观念看待产品,什么样的观念看待员工和股东?实际上就是一种全新的思考。

我觉得小米模式的核心就是高效。

   小米这样帮助创业公司改善自己的产品,改善自己的服务,改善自己和用户之间的关系。我们到今天为止投了25家,已经发布的有六七家,每一款产品放到桌上的时候,都能给你震惊的感觉。所以,刚才大家说什么东西是不是跟小米一合作够与众不同了?我觉得不是小米的互联网魔力,是小米的价值观,方法论,严于律己,努力把每一件事情做好的决心。所以,我相信剩下的这十七八家,他们做的产品放到桌上的时候,都会让大家有惊艳的感觉。接下来我们还希望投资一百家智能硬件的公司完善整个小米生态链,这是我们整个计划。我相信这一百家公司能够使更多的中国公司理解到真才实料和高效运作的价值。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些努力推进整个工业化互联网的转型和升级我们希望我们像70年代的索尼一样带动整个中国的工业界开始真才实料做好产品,并且优质评价,这个能够带动整个工业让全世界每个人都能买到中国的产品是优质的,并且是平价的。我相信经过未来十年到二十年的努力,中国产品会变成优质产品的代名词,这就是我们创办小米时候的梦想。
王健林:不要抱有房地产再次高潮幻想

第一、整体的行业,我认为呈现出过剩。为什么讲整体呈现过剩?首先,你要看土地,全国现在地方债务超过20万亿,其中绝大部分是土地,这些土地按照现在一年四万亿剩余出来,也要好几年的时间。
第二、要看在建量和销售量,现在经过20多年房地产快速发展,土地财政的模式总体看我认为已经略微的供大于求。当然,局部可能还是供过于求,像北上广深一些城市,但是总体上,我认为逐渐呈现出一个过剩的态势。
第三、房地产不会崩盘,大家不要有任何幻想,有两个方面,第一、从业人员不要幻想钱有多好赚,还有第二个高峰期过来。同时,也就是对唱空的人来讲,也要放弃幻想,中国房地产这个行业规模很大。中国崛起就意味着力量平衡被打破,所有力量平衡被打破,都是一个共同的过程,有些人过的舒服了,有的企业份额下降,当然有一部分人希望崩盘。所以,不要幻想中国房地产会崩盘,这个可能性是不存在的,我们杠杆率没有那么高。
中国有强有力的政府,也会适度的调控。再加上我们还有最大的一个利好,就是城市化率还比较低,再去掉一些农民工,去掉一些没有拿到真正城市待遇的人,我估计真实的城市化率也就是百分之四十几,所以我们还有一段时间。
    过去中国房地产的普遍现象,包括万达自己,就是不断的扩大规模,不断的加快增长来获取更大利润,或者说不断的增加土地供应,增加销售,今年有两千万,明年有四千万,一个劲的增加土地供应,增加土地干什么,今年卖500亿,后面卖600亿,就是这个模式,支撑股价,或者获得一份漂亮的报表,就是不断的加大速度,我称之为叫大规模、快增长的模式。

摩根大通龚方雄:互联网和金融并不对立

互联网金融我同意刚刚姚总讲的,应该来讲不是说是一个对立或者挑战的关系。我觉得更多是一个互融和合作的关系。大家知道互联网在美国是最发达的,但是美国的传统金融业基本上没有受到互联网任何冲击,相反互联网能做我们传统金融业都能做。从这个角度来讲,应该说是一个相互补充、相互提升、相互合作的关系。
  最简单的例子,我不多讲我们银行本身的例子。我想大家知道比如说苹果6出来的那个支付,那个支付实际上是依附在传统金融框架上的新型的增值服务。他并没有摆脱传统金融框架和渠道,他只是把比如说现有的塑料信用卡变成网上的APP,他的背后的架构和渠道都是现成的。传统金融应该来讲不会被所谓的互联网金融取代,应该来讲他们两者是一个相互促进、互相提升关系。

沈南鹏:宽松的监管环境对创业很重要

首先讲到创新,我准备给大家这样一个数据,创新不仅在中国发生,应该这是全世界必须面临的一个坎儿。我们看到全球财富500强,过去四个十年的数字,在1970-1980年,新入选的企业占比21%,1980-1990年27%,1990-2000面是30%,也就是你不创新就会被淘汰。我相信在最近的十年,如果2015-2020年我相信这个数字会超过30%。
  大家知道“木桶理论”,在新经济当中,恐怕反“木桶理论”是非常正确的,尤其初创性的企业,只需要在某一个领域做到极致,就可以因这一点儿迅速的壮大,成为这批的明星企业。如果一个早期企业,要求他每一个方面都很强大,往往会扼杀了这个企业起步和成长的可能性。我们看到很多企业,在早期都是巨大的亮点,但是在发展当中,它捕捉你的短版,早期企业需要的是专注,把你的有点尽可能的发挥出来。
  扁平的组织架构,这一点对任何在新经济,在互联网行业当中面临巨大的挑战。今天腾讯的成功不仅仅是过去QQ的成功,是因为最近微信五年、六年的成功,这就是怎么能够在百亿企业的情况下,再融入更好的公司内的创业团体。如果没有这样的创业团体,你怎么跟每一个年轻,咄咄逼人,同时有很多资金支持的年轻的小企业竞争,恐怕你很难竞争。所以,这样的组织架构已经跟原来不一样了。我们不再讲究很多的条条框框,恐怕KPI已经不再是一个合适的考核指标。如果比较早的去证券化,其实对员工的冲劲是有很大影响的。